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零担物流三十年(六):安能快递的落幕与壹米滴答的突围

2022-10-09 15:43:50 411

摘要:2016年,安能终于完成了对德邦这个零担之王的超越,不仅在网点数量上超过了德邦两倍,在货量规模上同样超过德邦,并且实现了连续几个月的经营利润。就像在长途赛跑中的一个小伙子,此前一直拼命对标第一名,紧追慢赶,当最终完成超越时,环顾四周,突然发...

2016年,安能终于完成了对德邦这个零担之王的超越,不仅在网点数量上超过了德邦两倍,在货量规模上同样超过德邦,并且实现了连续几个月的经营利润。就像在长途赛跑中的一个小伙子,此前一直拼命对标第一名,紧追慢赶,当最终完成超越时,环顾四周,突然发现已经没有了对标对象,需要自己去引领航向了,一时间茫然四顾,无所适从。

这份突如其来的茫然,让此后的安能迷失了三年航向,并给了对手异军突起的发展机遇期。

为了给当时迷茫的安能指正航向,王拥军、秦兴华、祝建辉这对儿铁三角在经过一番讨论后,决定安能也要跨界进入快递领域,因为在当时的市场竞争中快递、快运公司相互破圈,将彼此的触角插入对方的根据地。零担快运的老大哥德邦,在2013年就跨界进入了快递领域,百世快递、快运同步发展。因此,安能也要进军快递领域,在这个被称为物流皇冠上明珠的领域,占据一席之地。

2016年7月,安能完成了由鼎晖领投的1.5亿美元的E轮融资,同时宣布投入20亿元跨界进入快递领域,并且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开展招商活动,一时间在快递行业掀起了一番腥风血雨。不到一年的时间,安能从全国招募了近20000家网点用户,日均快递票数达到200万票,一下冲入了快递行业的第二梯队。



事实上,彼时安能做出跨界快递领域的战略决策并不能说是一个错误,因为当时的快递行业每年还有40%以上的高速增长,安能如果能够吃下这部分增量,那么成为行业第一梯队则指日可待。然而,市场环境瞬息万变,快递第一梯队的几家企业在2016年10月之后相继上市,最晚上市的百世也在2017年9月登上了纽交所。融入海量资金的快递头部企业纷纷举起价格战的屠刀,不仅迅速关闭了进入快递领域的大门,而且通过价格战的手段把后面的二三线快递企业也打的七零八落,首先是天天快递不得不投入苏宁的怀抱,成为苏宁物流的一部分,其后快捷、全峰、国通、速尔等二三线快递企业,或战或逃,然而最终都没有逃离倒闭的命运。


转眼到了2018年,随着中美贸易战大范围开打,资本市场迅速遇冷,一些寄希望于资本入场救济的企业如坠冰窟,失去了资金来源的二三线快递企业在抵抗一线快递价格战清洗一年后,最终失去了生机与活力。此时的安能,再次迎来发展中最危险的时候,经过两年的投入,安能快递业务虽然发展迅猛,但是仍然需要大规模的资金投入,然而此时由于贸易战和资本环境的原因,公司在资本市场很难再次融入资金。快运业务虽然持续盈利,但是难以弥补快递巨额亏损所带来的资金漏洞。是继续在快递上投入,让快递带领安能驶向不可预知的未来,还是及时止损,保住优质的快运资产,此时到了安能不得不做出取舍的时候了。


最终,理智战胜了感性,在2019年初,安能选择了聚焦主业,将快运业务做大做强,挥手告别了快递这块伤心之地。不过,当安能回归快运环顾自己这片主赛场时,却发现周围已是群狼环伺,自己的卧榻之侧有很多人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取而代之。其中成长速度最迅猛、獠牙最锋利、欲望最强烈的当属壹米滴答。


杨兴运的成长环境比祝建辉要好很多,虽然同样出身农村,但是杨兴运的父母却供他读完了中专。1998年,中专毕业后的杨兴运只身一人跑到西安闯荡社会,那时,父母对他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在西安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养活自己。



杨兴运并没有让父母失望,在熟人的推荐下,他刚从西安火车站出来,就在附近的丹尼尔商贸城找到了一份保安的工作,每个月有650块钱的收入。这份工作看起来非常适合他这样身材高大魁梧的人,一口浓浓的乡音也显得小伙子非常敦厚、老实、可靠,让人很有安全感。


不过,这个面容俊秀外表敦厚的小伙子却有着一颗不甘寂寞的内心,当他每天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出入商贸城达成各色各样的交易的时候,内心里总会呐喊“以后我也要做生意,也要当老板”。正是这份发自内心的欲望,让他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能够拥有一摊自己的生意。


很快,杨兴运发现了人生中第一份能做的生意。当时,丹尼尔商贸城停车场没有IT系统,车辆进出有一道闸门,保安手撕停车票,或私下收一两块钱就放行。杨兴运机敏地发现了这个漏洞,他算了一笔账,停车场这样运营下去,商贸城还得贴钱进去。于是,杨兴运给商场老板写了一份报告,申请承包停车场。“你给我提要求,我把车停好、卫生搞好,每年给你交钱。”就这样,他凑齐了两万元押金,承包了丹尼尔商贸城停车场,赚了一笔钱。


虽然停车场的生意让杨兴运赚到了一笔钱,但是这个生意确实不可持续的,当商场老板发现了这个漏洞并使用了信息系统之后,杨兴运的生意也就停了下来。虽然停车场的生意停了下来,但是杨兴运却没有放弃做老板的梦想,在那之后,杨兴运还开过档口卖化妆品,人生低谷的时候也收过破烂。命运或许只给他安排了一个小角色,但是杨兴运精明、能干、有野心、爱折腾、不服输的精神,最终还是让他挣脱了命运的桎梏,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转变。


这个转变,是杨兴运从湖北老乡那里接触到物流后开始的。当他得知一个物流门店三五个人就能做起来且单店利润丰厚之后,果断的放弃了原来的生意,用积攒下来的30多万做起始资金,从零开始做起了物流生意。



2006年,杨兴运在西安创办卓昊物流,30万元现金、15个人、1个网点、1台车、3条线路,日均收入3000元,这就是杨兴运创业之初的成绩。彼时的中国物流市场刚刚打开国门,华宇、佳吉等老牌劲旅正在与外资物流企业苦战,德邦则在飞速崛起。杨兴运在仔细了解了德邦借力咨询、加强管理、建点拓网的崛起模式之后,他认为陕西也能出现德邦这样一家企业,通过流程的标准化、场地的标准化、VI的标准化、人才体系的标准化以及在西北的大面积铺设网点,杨兴运用短短三年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西北王”。


当2015年杨兴运从西安离开走到上海时,他成立的卓昊物流已经成为一个拥有2000名员工,300多家网点,120条线路,日均收入80万元的区域小霸王。用他的话说:在西北,我不说第一就没人敢说第一!


不过,杨兴运并不满足于仅仅当西北的第一,欲望和野心充斥他的内心世界,而西北的这一方天地,并不能支撑起他的野心,他需要更大的舞台来证明自己,那就是织就一张全国物流网络。在当时,以德邦为代表的直营模式和以安能为代表的加盟模式都在蓬勃发展。然而,复制别人的模式很难实现超越,要想弯道超车,杨兴运需要找到自己独特的起网模式。


于是,一个关于物流联盟的构想在他的脑海里形成。


在2014年的运联峰会上,杨兴运第一次将壹米滴答区域联盟的构想,向当时在坐的20多家区域小霸王介绍。杨兴运认为,这些区域小霸王在各自覆盖的省份已经有了良好的网络基础,不需要花费大力气搭建网络,只要通过跨省干线把这些区域网络互联互通,将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然而,当时在场的二十多家小霸王并没有对此表示出兴趣。不过,当天深夜的时候,山东奔腾物流董事长邢尚文和东北金正物流董事长舒钰淋却联袂来访,在杨兴运的房间里一直聊到天明。



当天夜里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已无从可考。不过,在2015年10月11日这一天,壹米滴答终于从构想中落地,在杨兴运的大本营西安重磅亮相,杨兴运任董事长。其他五位联合创始人除了邢尚文和舒钰淋之外,还多了湖北大道物流董事长梅海涛、四川金桥董事长刘显付、山西三毛董事长原三毛,在加上杨兴运自己的陕西卓昊物流、邢尚文的山东奔腾物流、舒钰淋的东北金正物流,六家小霸王。此外,广东孟源物流董事长傅正刚与北京长江浪潮总经理肖蓉也于当天加入了壹米滴答合伙人行列。


经过一年的努力,壹米滴答的牌子算是搭起来了,不过这只算跨过第一步。杨兴运接下来要面对的是如何解决联盟之间的利益冲突。事实上,壹米滴答并不算是国内第一家物流联盟,在此之前,也有很多人搞过物流联盟,但大多数都是无疾而终。虽然物流人普遍讲江湖道义和兄弟情义,但那是在没有利益冲突和摩擦情况下;遇到利益冲突,因为缺少规则和约束,往往会兄弟情断,人财两散。


为了避免重蹈前任覆辙,杨兴运在联盟成立之初,就给了三个药方:定规则、上系统、统品牌。


做物流的人都是血性汉子,注重江湖义气,大家在一起工作都是兄弟。然而,在杨兴运看来,在私下里可以叫哥哥,但是在台面上一定要重规则。所以,杨兴运奔赴上海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律师和咨询机构起草合伙人协议,进入机制,退出机制,谁负责董事会,谁负责监事会,股权怎么分配。用这一套规则,杨兴运争取到了每个创始人的同意,也成为壹米滴答日后发展的制度保障。


其次,杨兴运要求每一个成员信息系统必须打通,用信息系统串联全体成员企业,做到业务流、信息流、资金流的统一。然而,IT系统的强管控让杨兴运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最后他不得不采取了折中的方案:先推出全网系统做增量业务,系统升级时再替换成员企业自有系统。不过,这种退让也造成了2018年湖南省份全省退网而无法有效管控的隐患。



最后就是统一品牌,和统一信息系统一样,杨兴运也给了几个成员企业一年半的过渡期,在前期一年半的时间里,成员企业LOGO采取双品牌,比如壹米滴答·奔腾物流、壹米滴答·金正物流。直到2017年,这些成员企业才陆续统一成壹米滴答。


就是在这三板斧之下,杨兴运所领导的壹米滴答才没有遇到之前其他联盟企业那种联而不盟,最终分崩离析的窘境。从2016年开始,壹米滴答逐渐走上高速发展的步伐,成立不到一年就前后融到两轮过亿元融资,且在随后的几年里,每年都会有巨额融资进账。自从安能做快递无法得到融资之后,壹米滴答成为了资本市场的绝对宠儿。


有着巨额资本支撑的壹米滴答,随之开启了狂飙突进的网络建设运动,2017年上半年完成华东自建网络建设,又通过增资扩股或换股方式,完成了对河南甲乙丙丁、北京长江浪潮物流和广东孟源物流的股权重组。2018年,鉴于湖南全省退网教训,杨兴运开始大刀阔斧的收购省区股权运动,壹米滴答在2018年完成了对川、渝、鲁、晋、陕、甘、鄂、赣、辽、吉等区域的股权重组,这在根本上杜绝了区域小霸王脱离壹米滴答自立的可能,最终实现了全网一盘棋。



通过省区加盟、自建华东网络和股权置换,杨兴运仅用了三年多的时间,实现了其打造全网物流的梦想,虽然这张全国网络还存在某些不稳定性,但网络的骨架已经搭建了起来。


从某种程度上说,壹米滴答的诞生是非常幸运的,其高速发展的这三年,完美避开了巨头的围剿。从16年到19年这段期间,此前发展速度最迅猛的安能正迷失在快递的美梦之中,而放松了对快运这块领地的巡视;而德邦为了谋求上市,正在全力演绎大件快递的故事,其零担快运的业务正在不断下滑;百世和德邦一样,同样全力为上市冲刺,此阶段的重点是讲好资本故事,并做好快递这块招牌项目,对壹米这个刚刚崛起的小兵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正是抓住了巨头无暇顾及的空窗期,杨兴运带领壹米滴答,以网络众筹、运力众包的省区加盟模式,打造了一个零担快运市场最快组网的神话速度。不过,当安能从快递的迷雾中走出,德邦、百世上市之后稳住阵脚,中通、韵达跨界来袭之时,壹米滴答是否还能重复此前快速增长的故事呢?

来源|快运江湖

作者|风波恶

前情请点击了解详情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