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马云再出手!豪掷47亿入主申通,曾经的“桐庐一家人”不复存在?

2022-10-10 11:01:26 322

摘要:遥想当年,马爸爸曾经立下flag:我们阿里,绝对不做物流!嗯,您是没和东哥一样做自营物流,但是您可是把大半个物流快递业都“潜规则”了。今天早上,申通快递发布公告,称阿里巴巴将投资46.6亿元,入股申通快递控股股东公司。这已经不是阿里第一次大...

遥想当年,马爸爸曾经立下flag:我们阿里,绝对不做物流!

嗯,您是没和东哥一样做自营物流,但是您可是把大半个物流快递业都“潜规则”了。

今天早上,申通快递发布公告,称阿里巴巴将投资46.6亿元,入股申通快递控股股东公司。

这已经不是阿里第一次大手笔投资快递行业,根据天眼查信息,2018年5月,阿里巴巴和旗下的菜鸟向中通快递投资13.8亿美元,持股约10%。再早些时候,2015年,阿里巴巴及旗下云峰基金也陆续入股圆通快递和百世物流。

也就是说,在全中国业务量排名前五的快递品牌中,阿里已经拿下4家

看来“老乡生意”的基因已经算是深深植入中国快递业了,就算是融资,还是要优先浙江老乡呀~

“三通一达”原来是一家

当你还在纠结寄快递用申通、圆通还是中通的时候,其实最后赚你钱的都是浙江桐庐县的那一家人。

▲现如今桐庐县的外号已经变成了“快递王国”

其中起步最早规模最大的所谓“三通一达”(申通、中通、圆通、韵达)更是实实在在的一家子,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故事的开头要追溯到1993年,在杭州一家印染厂打工的夏塘村年轻人聂腾飞,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好商机:当时需要往来于沪杭间的外贸公司普遍为文件运输犯愁,报关单必须次日抵达港口,而EMS需要三天。

于是,聂腾飞和工友詹际盛(天天快递创始人)做起了“代人出差”的生意,每日凌晨坐火车从杭州去上海,詹际盛在火车站接货后送往市区各地。跑一单100元,除去来回车票30元,能赚70元。时间一长,二人干脆全职跑腿,申通快递由此出世。

随着业务的扩大,聂腾飞很快发现,人手不够用了。

这个问题并没有难住申通的几个创始人,他们很快想到了桐庐的家乡人。对于重视宗族观念的浙江人而言,来自乡里乡亲的人力资源,最大的好处就是不会发生带着包裹和信件中途消失的事情,因为一旦他这么做了,就将被家乡父老所唾弃。

依靠着血缘连接起来的低信任成本,聂腾飞把申通的业务逐步扩大到长三角,从1993年到2003年的十年间,桐庐的快递从业者也从夏塘村扩张到桐庐的所有辖区。同时申通自己内部,也开始了分化的过程。

申通的跟随者中,喻渭蛟的妻子张小娟曾是申通的财务,赖梅松的合作伙伴曾经是申通的分公司经理,聂腾云其时跟随着哥哥聂腾飞在申通负责慈溪分公司,日后他们分别创立了圆通、中通和韵达。至此,快递行业的“桐庐帮”初见端倪。

▲三通一达之间的亲缘关系表

▲三通一达创始人之间的商业关系

一家人的恩怨江湖

桐庐帮经过数十年的发展,顶层人物基本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以申通控制人之一的陈小英举例,她的现任丈夫奚春阳是天天快递董事长,哥哥陈德军是申通大股东,前夫聂腾飞(已故)是申通创始人,前小叔聂腾云是韵达快递创始人,哥哥陈德军的初中同学是圆通快递创始人,哥哥陈德军的发小是中通快递创始人。

▲陈小英

血缘和利益的强强捆绑,让桐庐帮看起来牢不可摧,这正是依靠着这种默契,才让“桐庐帮”在面对无论是内部管理体系,还是服务质量都远比内陆家族式快递强到不知道哪里去,还占据广东地理优势的顺丰时,依然能够稳占市场份额。顺丰后来大力发展高端服务和其他快递品牌加以区分,也与“桐庐帮”的“抱团取暖”打法有关。

只是,桐庐帮内部的争斗其实也并没少到哪里去,比如申通和韵达这对前叔嫂。

1997年底,申通创始人之一聂腾飞的去世,引发了申通成立的一次地震。当年10月份,正从杭州赶往宁波处理业务的聂腾飞,在经过绍兴的途中,因为车子冲出公路不幸身亡。本来是普普通通的一场车祸,却因为遗体很快就地火化,引起了争议。而更令聂家老乡不满的是,此后申通完全由陈德军和陈小英兄妹接管,弟弟聂腾云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聂腾云,申通创始人聂腾飞弟弟,韵达创始人

据说,聂腾云本人并不在意嫂子继承哥哥家业这一点,因为根据法律,陈小英作为聂腾飞的妻子,本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争也没什么可争。但直到今天,申通和韵达都是所有桐庐快递公司里关系最为冷淡尴尬的一对。1999年,聂腾云依托原有的申通慈溪网络,突然离开申通创立了属于自己的韵达公司。许多人都猜测,当时一定发生了一些不为人所知的事情,让陈聂两家的关系骤然冷却。

直到现在,韵达依然是“通达系”快递中步调不一致的“特例”,根据天眼查信息,韵达至今没有阿里的任何投资参与。

阿里巴巴是如何改变快递江湖的?

淘宝闪电般的发展速度,短时间之内就让快递业运量上升到一个新高度,这让“桐庐帮”难以适应。

“其实快递企业以前的服务也还不错”,中通董事长赖梅松对于外界对中通服务的指责很是委屈,“只是电商发展之后,快递企业的基础设施没跟上。”中通现有的1万平方米库房,已经远不能满足快递的分拣需要,但是在上海,已经没有多少地方能找到上万平方米的库房了。

工资涨、租金涨、运力成本涨,雪上加霜的是,依赖低端需求市场的“桐庐帮”连涨价的权力都没有······消费者已经习惯了“白菜价”,三通一达每一次试图用联合涨价来挽救成本的尝试,最终都在面单量和舆论的双重压力下草草收场。

▲回想一下是不是每年双十一前后你都能看见这些文章

很明显,快递业所面临的这些困难,单靠快递企业自身已经无法解决。这时阿里入局了。

阿里推出了开放给全物流行业使用的基础智能设施平台菜鸟网络,不同于京东的自营物流,阿里并不参与到具体送快递这件事情,只不过不同于线上的电商平台,物流行业必须落地到线下,比如仓储资源、干线运输网络、末端配送与代收等等,这让阿里还是迈出了置办“重资产”的历史一步。

另一方面,这个结果也是“桐庐帮”们乐见的。在“桐庐帮”看来,紧抱阿里大腿,不仅意味着有钱,更可以享受阿里技术平台的便利,减轻负担。新浪潮中,积极引资紧抱巨头大腿成为了桐庐帮的共识,“三通一达”们以近乎强硬的手法擦除公司中的家族印迹,“姑妈的儿子、二姨爸因为做不好就被开除回家。”

最后一句:

既然三通都成了马爸爸的了,以后拿菜鸟裹裹寄快递能不能便宜点?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